當前位置: 拾個短篇 古代言情 曼檸歎 第6章

《曼檸歎》第6章

15.ץƵ

一場大雪后,太醫來回稟,說凌淵的身體更差了。

他整日待在紫云宮不肯出來,夜里不睡,日出之時靠著焚香入睡,長此以往,身體漸漸吃不消了。

「皇上還是整日能夢到貴妃嗎?」我坐在窗前翻著書問道。

太醫嘆了口氣:「不但夢到,今日愈發癡狂,說貴妃不日就要換魂來與皇上相見。白日里不是飲酒,就是抱著貴妃的衣裳哭。」

我合上書嘆息道:「本宮知道了,今日會去再勸說皇上。」

逐漸癡狂就對了。

我讓老道長送給凌淵的香料,確實是催眠安神的,只是多了一味不會被發現的藥,長久吸入,藥物深入肌理,會讓人意識混亂。

云初已逝,當然不會入夢。

不過是凌淵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罷了。

我穿著剛入王府時凌淵送我的披風,鹿皮做的,十分暖和,外面繡著梅花。他說:「以后下雪時,曼檸你穿著披風去玩雪便不怕冷了。」

我小時候在邊關長大,每到冬天都會堆雪人打雪仗。十歲時回了京城,父親便在院子里留了一塊空地供我冬日玩雪。

我提著食盒走進紫云宮,就看到凌淵坐在廊下呆呆地看著雪景。

「云初最愛下雪,她平日里不愛笑,唯獨下雪時才笑得溫和。」

他記得云初愛雪,卻再也不記得我也愛雪了。

我愈發明白,只有他主動放在心上的人,他才會真的記得。

「臣妾帶了皇上最愛吃的點心來,皇上便是看在云初惦記皇上的份上,也要吃一些,別熬壞了身子。」我坐在他旁邊柔聲說道。

他笑得很溫和:「皇后,只有你體貼朕的心意。

「皇上,如今朝局雖穩定,可長久地不上朝…」

我話音未落,凌淵臉色便沉了下去:「有太傅在,不會出錯。況且這幾個月有徐啟幫扶,朕聽聞民間都是對朕歌功頌德的。皇后放心便是。」

我歉意地笑了笑:「是臣妾多慮了。既如此,不如臣妾代皇上去看看太傅和徐大人,以表皇上的愛臣之心。」

凌淵滿意地應了:「去吧。皇后該當如此。」

我進去書房時,徐啟正在作畫一幅冬日美人觀雪圖。

「臣與云初相識那日下著大雪,畫坊無人,正要關門時,她推門而入,一把紅傘下我見到了此生最美的景象。」徐啟看著畫回憶著他和云初的曾經。

原來云初愛雪,是因為她在雪天遇到了徐啟。

可憐凌淵只知她高興,卻不知她為何高興。

「你越是思念她,就越要記得你該做什麼。最近幾件大事都辦得很好,以后國運好事全部回稟皇上。災害之事便不用回稟了,你和太傅處理即可。只一點,不要虧待百姓。」我提醒道。

徐啟笑道:「娘娘放心,臣心中有數。」

16.

眼看臨近除夕,我和麗妃去紫云宮給凌淵請安。

「有一事,臣妾想請教皇上。聽說廣陽侯夫人甚是思念女兒,數次病倒。臣妾想,不如接她來宮中,到云初最后住過的紫云宮里看看,也了卻她的一樁心病。」

只要是關于云初的,凌淵都愛屋及烏。

「皇后心細,此事便交由你去辦。」凌淵倚在窗邊,整個人懶懶的。

麗妃接話道:「聽說廣陽侯府還有一個小女兒秦毓秀,與長女十分相似。也難怪夫人會病倒,日日看著同一張臉,自然心疼。

我一直留意著凌淵,聽到這話,他明顯有了精神。

我笑道:「是啊,聽說過了六月就及笄了。因為生得好看,好多媒人如今就盼著六月到了好去上門提親呢。」

「我聽父親說,貴妃走后她也哭了好幾場,不如讓她也隨著夫人進宮?」麗妃提議道。

我故作為難地看向凌淵:「這,恐怕不合規矩。夫人畢竟有誥命……」

凌淵眼里滿是興奮,但仍在努力遮掩。

「畢竟是云初的妹妹,便破例一次吧。」

我笑著應了:「是,臣妾明白。」

這是我的最后一顆棋。

凌淵日日夜夜地想著云初,等他見到和云初極為相似的秦毓秀后,肯定會想要迎她入宮。ӱʐ

我只需在眾臣面前讓他顏面盡損人心盡失,再加上太傅徐啟和蘇將軍的幫扶,以及后宮妃嬪的施壓,這皇帝,從此便可被我架空了。

17.

按照規矩,外婦不宜面見皇上。

但凌淵借口思念云初,想看看她的家人,還是留在了紫云宮。

除夕前一天,廣陽侯夫人帶著秦毓秀進宮了。見到秦毓秀的一剎那,我的眼淚便奪眶而出。

她和她姐姐,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,不光長得像,言行舉止也像極了。

「這孩子自小就愛纏著她姐姐,姐姐讀書她趴在姐姐腿上打盹,姐姐作畫她在一旁玩顏料,慢慢長大了一點,待人接物都是云初親自教的。如今瞧著她,有時候還恍惚以為是云初呢。」夫人抹著淚說道。

我也哽咽道:「毓秀慢慢長大了,日后再能擇個好夫婿,云初在天之靈也會安心的。」

我知道,凌淵就在屏風后面看著。

我甚至能想到此刻他雙眼通紅的樣子。

我一遍遍地提著秦毓秀及笄后就可以定親了,就是為了刺激他。

「夫人難得進宮一趟,不如也去本宮那兒坐坐?麗妃也與云初交好,很想見見夫人呢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