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拾個短篇 古代言情 曼檸歎 第5章

《曼檸歎》第5章

皇上想要入夢不難,只需和娘娘心意魂魄相合即可。」

凌淵忙忙追問道:「她可有說什麼?」

道長奉上一個香爐:「貴妃有許多話想親自告訴皇上,老道不便聽。日出東方時,皇上龍氣最盛,貴妃能安心入夢。這香爐能讓皇上在日出之前安然入睡,皇上若信老道,不妨一試。」

凌淵有些遲疑,畢竟他也是刀光劍影里殺出來的,不會太輕易地就相信道長所言。

人在懷疑的時候,如果有人說出了自己懷疑的點,并且用一些極其私密性的證據來佐證,那懷疑非但會煙消云散,反而會極度信任。

說到底,這是一個自我勸說的過程。

老道長突然直勾勾地看向西北角,然后閉著眼點了點頭后,對凌淵說道:「貴妃方才說,想來皇上是不信她此時就在一旁,讓老道問皇上一句,三年余杭之約,是否還作數?」

我看到凌雙唇微顫,雙手不自覺地有些發抖,就知道他信了。

這是云初曾經與他的約定,說好等云初入宮滿三年時,凌淵帶她去余杭游玩。

他以為這是屬于他們兩個人的私密約定。

卻不知云初隔天便告訴了我。

「云初,云初,你果然還記著朕。」凌淵站在案前專注地看著云初的畫像喃喃自語。

「來人,把朕的東西都搬來紫云宮,今日起朕便住在這兒。」

我佯裝惶恐跪下:「皇上不可啊。若按道長所言日出之時入睡,每日早朝可怎麼辦?」Ƴƶ

凌淵愣了愣后,笑道:「朕登基這四年多,百姓安居樂業,邊境穩定,朝局一片大好。往后早朝交由太傅代理,若有大事皆由太傅回稟即可。

說完便不由分說地傳了旨意。

他要天天待在紫云宮,守著云初。

13.

抱夏回來時我正在院里梧桐樹下打盹,自打做了皇后以來,整整四年,我從未如今日一般高興。

「娘娘,那道長回去以后便去云游了,不會有人知道他的行蹤,娘娘盡可放心。」

「嗯,徐啟那邊準備得如何?」我閉著眼問道。

抱夏笑道:「太傅說,徐先生文章寫得極好,近期他會借機引薦徐先生入朝,會盡力安排在皇上書房里。」

父親在世時,與太傅交好。這些年,為了避嫌我從未主動與他聯系,但我知道,這個看著我長大的伯父,只要我開口,他定會應允。

「如此甚好。接下來我們靜待時機即可。」

秋收之際,太傅拿著徐啟的文章給凌淵看了,凌淵讀過后贊不絕口,當即決定讓徐啟到書房協助太傅處理政務,并把前丞相的宅邸送給了徐啟。如今他不雖不上朝,卻也想彰顯他愛才之心。

他這種虛偽自私又好面子的心理,我太了解了。

朝廷里的官員們都是看人下菜碟的,眼看著徐啟成了為數不多能出入凌淵書房的人,且年輕有才,不出幾日,徐府門庭若市,皆是想要與他結交之人。

徐啟聰明,不出幾個月,便已經與許多人結為死黨。

文官有徐啟和太傅去游說,我暫且放心了。

武官這邊,我需要一個德高望重的人來歸順我。

麗妃的父親,蘇將軍便是最好的人選。

14.

下第一場雪的時候,麗妃帶著書信來了。

「父親說,從前他是跟著白將軍出生入死的,且父親心疼我在宮中孤苦,感念娘娘始終照顧我。

如今娘娘有求,只要是有益于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的,他都會輔助娘娘。武官那邊,父親自會去游說。」

我剝了剛剛烤好的栗子給麗妃:「你就這麼放心跟著我?不怕招惹滅頂之災?」

麗妃露出兩顆小虎牙嘻嘻笑道:「娘娘,其實我什麼都知道。后宮的日子不好過,先皇的后宮三天兩頭便有墮胎小產的,中毒喪命的。當初入宮,我是抱著必死之心的,我知道自己性子暴躁說話耿直,在后宮很難存活。」

「但是我遇到了娘娘,如同長姐一般待我。后宮姐妹們和睦,誰的母家有難大家都會一起想法子解決,這幾年誰都沒有短了吃食缺了衣裳,娘娘這一碗水端得很平。臣妾們很是感激。」

「到底啊,只有女人才懂女人。所以娘娘您放心,不僅是我,后宮的諸位姐妹,都心疼云初,都心疼自己,會忠心于娘娘的。」

麗妃平日里大大咧咧,此時說出這番話,勾得我心里癢。

我轉過身去努力控制著自己的眼淚,前幾年我愛著凌淵,雖恨極了他的花心,卻壓抑著自己的難過平等溫和地對待每一個妃嬪。

其中的苦和痛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如今聽到麗妃的這番話,我突然很想哭一場,為自己壓抑了幾年的情緒,為眾位姐妹對我的體恤。

麗妃挪到榻上,輕輕攬著我靠在她肩上。

「娘娘,哭吧,這里沒有皇上,您也不是皇后,咱們只是姐妹,閑話家常,盡情地哭一場吧。」

我忘了那晚我和麗妃喝了多少酒,只記得最后我、麗妃和抱夏哭作一團。

后宮的日子太難熬,但是沒事兒,咱們再堅持堅持。

我一定會送你們出去,讓你們去尋找屬于自己的更廣闊的天和地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