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拾個短篇 古代言情 曼檸歎 第1章

《曼檸歎》第1章

我的生辰宴上,凌淵死去的白月光復活了。

她盈盈一笑,凌淵就想迎她入宮封妃。

「我秦毓秀,只做妻,不做妾。」

凌淵笑著應了:「可,不過廢后而已。」

話音剛落,所有妃嬪跪拜在地,自請削發為尼終生陪我。

凌淵臉色劇變。

我坐在鳳位輕笑:「這后宮,只有我一人說了算。」

1.

今日是我二十五歲生辰,一早麗妃便來幫我梳妝。

「外人只看到娘娘生辰在清荷池辦,以為風光,卻不知皇上遍邀群臣,另有目的。」麗妃帶著不滿說道。

「娘娘如此美貌,他卻不知足。」

我看著鏡中的自己,這張曾經傾國傾城的面孔,在后宮蹉跎了五年,已經有了倦容。

不由得輕嘆一口氣「他是皇帝,喜歡誰,想納誰,都合理。」

麗妃忿忿道:「娘娘還要讓他繼續坐這個位子嗎?」

「再等等,不急。」我答得風輕云淡。

清荷池四周,滿是描粉的合歡。

麗妃撿起一朵被吹落的花,翻了個白眼:「假裝的深情誰不會,男人最會的就是糊弄人。」

從前凌淵說合歡兩兩相對,寓意夫妻恩愛,便在這兒種滿了合歡,他說只我一人,永世不負我。

可登基不過一年,他便原形畢露,處處留情,不知擄了多少貴女進宮。

合歡無錯,是凌淵玷污了這純潔的花兒。

我拿出手帕拂去麗妃肩頭的落花:「既然你不喜歡,便讓人連根移走吧。」

「本宮看著,也惡心極了。」

2.

我到清荷池時,功勛貴族們及各妃嬪都已經早早候著了。

凌淵笑著過來牽起我的手:「皇后,今日是你的生辰,聽聞朝臣家眷們也準備了賀禮為表敬意,不如一同看看?」

這雙手多久沒牽過我了呢?

大概一年多了。

凌淵的手真的很好看,骨節分明,從前我最愛他撫琴時的風流,能癡癡看上大半日。

只是再深的愛意,被辜負了以后,也只會變成厭惡。

我不動聲色地抽出手,跟在身旁的抱夏就馬上端來了一盆松柏水:「請娘娘凈手。」

凌淵的臉色有些難看,我凈完手后笑道:「貴女們備了賀禮,自然是要看的。但依著老祖宗的規矩,收禮時得點松柏香,方顯君子氣度,如今無香,便以水代之。」

說完我笑著示意凌淵入座,他坐龍椅,我坐鳳位。

從前我總嫌宴會時我們之間隔著數不清的規矩,顯得過于生疏。

但這次,我特意命人在我和他的座位中間,放了一尊青瓷玉花瓶,插上花后剛好能遮住凌淵大半個身影。

眼不見為凈。

貴女們一一上前奉禮,可凌淵顯然沒有興致。

我知道,他在等那個縈繞在他心頭許久的影子出現。

可直到賀禮送完,也沒有等到他想見的人。

凌淵臉上是藏不住的失落和怒意。

3.

「皇后平日里待廣陽侯府甚是關懷,怎不見侯府奉禮?」凌淵還是沒忍住,問了出來。

我心里失笑,這就等不住了。

一旁的總管笑著回道:「侯府有心,皇上娘娘請看。」

一道屏風撤去后,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穿著綠衣背對著我們在一旁的平臺上起舞,她的舞姿動人,連帶著滿池的荷花都像是有了靈魂。

待那女子轉過身來時,在場所有妃嬪都低聲驚呼。

凌淵更是看直了眼,起身緩緩走向欄桿處。

他眼里是藏不住的深情愛意,他喃喃自語道:「云初,是你嗎?」

我只當作沒看到,端起一杯茶邊品嘗邊欣賞舞姿。

一旁的麗妃沖著我擠眼睛,見我一直無動于衷,索性端起酒杯走了過來:「今日娘娘生辰,臣妾敬娘娘一杯。」

然后壓低聲音氣呼呼說道:「我眼睛都快擠爛了,娘娘看不到嗎?簡直活脫脫是秦云初轉世啊。」

我以茶代酒,一口喝完后笑道:「我心里有數,你且安心。對了,酒喝干凈,不許剩。」

麗妃翻著白眼回去了。

我回頭看了眼凌淵,他還在沉醉。

秦云初,便是當初他移情別戀的女子,廣陽侯府的嫡長女。

凌淵在我二十二歲的生辰宴上,見到了秦云初,對她一見傾心。

隔天,一道封妃的圣旨便送進了廣陽侯府,他要納秦云初進宮,破格封為貴妃。

哪怕秦云初從未對他笑過,也不影響他一日三趟往她宮里跑。

一年前,秦云初病逝后,凌淵整日坐在她宮里抹淚。

直到一個月前,他突然活了過來,興沖沖地來問我:「云初的嫡妹,如今已經及笄了吧?」

我自然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。

于是他借著我的生辰宴,遍邀功勛貴族,并且一再強調要帶上家眷。

同樣的戲碼,三年后,他想在我生辰宴上重演一番。

4.

一曲舞畢,凌淵柔聲喚著綠衣女子:「云初,你回來了?你放心不下朕,對嗎?」

那綠衣女子笑得如同百靈鳥:「皇上這是想念我姐姐了?可惜,我不是姐姐。」

說完她款款走來,跪拜在凌淵跟前:「臣女乃廣陽侯府嫡女,秦毓秀。」

凌淵不顧在場的大臣們,伸手將她扶起:「毓秀,是個好名字。」

秦毓秀被他扶起時,眼里都是勾人的情絲,我看得出,她在勾引凌淵。

「和姐姐比起來,臣女果然只有名字還不錯罷了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