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當前位置: 番茄故事會 現代 甜寵 HE 言情 家有仙夫 第14章

《家有仙夫》第14章

我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難過,我等待了五年,這一刻卻手足無措。

所以我只能哭。

阿黃揉腦殼,一把將我扛在肩上:「都說了別哭,哭得我凡心不穩,你負責啊?」

我說好,我負責。

阿黃哼了一聲:「看見前面的苞米地了嗎?既然你要負責,那就跟我鉆苞米地。」

「鉆苞米地干什麼?」我擦著眼淚,肩膀一抽一抽的。

「你!」

番外

1.

阿黃真是個變態!

哪個女孩子喜歡鉆苞米地啊!

不過阿黃身上的味道讓我軟酥酥的,那種陽光和青草的味道,還有熱乎乎的男子漢味道……

嗯,好聞。

晚風吹過苞米地,一陣嘩啦啦作響,我腦瓜子也是嗡嗡的,上頭。

一切都像做夢。

當我逐漸恢復理智的時候,阿黃正一臉笑地看我。

他可真帥啊。

就是個變態!

幸好苞米地大半夜的沒有人,不然我還怎麼活?

才這麼想,不遠處忽地有腳步聲,還有人羞惱地罵:「你說你,非得來這里,是不是有病啊。」

鄰居王嬸的聲音!

我坐起來看過去,依稀看到另一個桿桿堆邊,王嬸和村長在調情。

我跟阿黃對視一眼,心有靈犀一笑。

好你個王嬸,大半夜鉆苞米地,要不要臉!

眼見她跟村長開整了,我穿好衣服跑過去:「誰啊,大半夜的不睡覺,跑來這里偷情是吧?」

村長「我靠」一聲,掉頭就跑。

王嬸「臥槽」一聲,慌不擇路地往桿堆里面鉆。

我樂死了,繼續批判:「真是人心不古,世風日下,你對得起黨和國家嗎?人民可都看著呢!」

王嬸屁都不敢放一個,當鴕鳥呢。

我嘿嘿笑,給阿黃一個手勢,兩人利索跑了。

可不能在這里待著了,正經人誰鉆苞米地啊。

ADVERTISEMENT

2.

阿黃回來的第二個星期,我們結婚了!

我其實是個很抗拒結婚的人,總覺得特別麻煩,而且結了婚,人生的重心就放在家庭和孩子身上了。

但嫁給阿黃,一點都不抗拒。

因為他帥是真的帥,我愛是真的愛。

意外的是,阿黃的帥氣還出圈了。

結婚那天,有客人拍了我們站在臺上的視頻發在了網上,直接爆火。

阿黃連個網絡賬號都沒有,但粉絲估計破百萬了。

我那個樂啊,咱老公可以靠臉吃飯,不用去刨墳了。

我跟阿黃回到了城里,因為我們有了家庭,還會有孩子,住在村里就不方便了。

我也重操舊業,設計衣服,而阿黃嘛,淪為我的「工具人」,有事沒事拿來拍短視頻。

不到兩個月,他賺的錢就比我多好幾倍了。

天天都有他的女粉絲在我的賬號問我:姐妹,你老公結婚了嗎?

或者什麼:我很喜歡你家里的裝修和氛圍,還有你老公,請問你可以搬出去給我騰地方嗎?

呵呵,集美們真是想多了。

阿黃對網絡根本不感興趣,他看都不想看一眼。

他一天天就折騰怎麼做好吃的給我吃,以及幫我研究服裝設計,他總覺得我笨,不如他設計得好。

我表示不屑,他一個門外漢懂個錘子。

結果半年后,他竟然拿獎了,驚掉了我一地的下巴。

結婚一周年紀念日,我懷孕了。

阿黃緊張得不行,帥氣的臉都繃緊了。

我說你緊張個啥?我又不會生個錘子出來。

阿黃鄭重其事道:「我是神,你是人,我怕你生神的孩子會觸犯天規,遭雷劈成麻瓜。」

「不會的,你已經是麻瓜了,上天有好生之德,不會為難我們的崽。

ADVERTISEMENT

3.

我表面上一點不怕,不過心里還是有點七上八下。

一整個孕期總是憂慮。

阿黃就照顧著我,說做好準備了,不慌。

終于,熬到羊水破了。

當時我清晰地聽見天上傳來一聲響雷,可把我嚇得夠嗆。

阿黃臉色一變,讓我媽送我去醫院,他說自己臨時有事要出去一趟。

我媽忍不住罵阿黃,說他什麼時候了,出去干什麼。

我拉住我媽,說別罵了,讓阿黃去。

阿黃去了。

而我在醫院生娃,生了很久,耳邊總是響蕩著驚雷聲,每響一次,都會引發我的痙攣。

我害怕。

我媽問我怎麼怕成這個樣子,她肯定聽不到雷聲的。

那是天譴。

好在,沒有一道雷劈下來。

肯定是阿黃全部擋住了。

我就開始哭,這是阿黃第四次遭雷劈了,這次應該更嚴重,我怕他扛不住。

生出兒子后,我就昏睡了過去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聞到了陽光和青草的味道。

我一下子睜開眼,看見阿黃坐在病床前,正在嗦粉,嗦得哧溜哧溜的。

我眨眨眼,又開始流淚了。

「別哭啊,我沒被劈成麻瓜,可能是遭雷劈的經驗太豐富了,這次都免疫了,連皮都沒有焦。」阿黃聳肩,一點事沒有。

我笑著哭,哭著笑,真想抱抱他。

我的臭阿黃!

4.

孩子大了些的時候,我們去拍全家福。

工作人員一直夸我氣色好,白白嫩嫩,跟少女一樣。

我也覺得自己氣色好,大概是因為阿黃的原因?

他可是神啊。

拍好了全家福,阿黃被圍觀了。

我拉著他趕緊走了,不然我吃醋。

走一半我又回頭,找回了我的兒子,差點忘了他呢。

兒子已經習慣了,只是雙手插兜,目光深邃地看著遠方。

他麻了。

我心想不能怪我,得怪阿黃。

他長那麼帥,一天天色誘我,搞得我神魂顛倒的,自然滿腦子都是他。

再說了,阿黃也忘了崽啊。

他也滿腦子是我嘛。

我拉著崽,看向阿黃。

阿黃朝我一笑:「走,去游樂園。」

「不去游樂園,我已經不是兩三歲的小孩了。」兒子拒絕。

我看著四歲的他,不由拍他腦殼一下:「那你想去哪里?」

「想去鄉下,想曬太陽,想聽戲。」兒子對于這些已經熟稔了,因為我們經常帶他去。

我跟阿黃相視一笑,直接回鄉下了。

下午的陽光正暖。

我登上了戲臺子,袖子一擼,唱一曲《神女劈觀》。

阿黃抱著兒子,坐在臺下當觀眾。

發暖的陽光把阿黃映得仿佛戲里人一樣。

真帥。

可惜我媽挑了一擔苞米過來,擺在了阿黃和兒子面前。

父子倆哭喪了臉,掰玉米掰到麻。

哈哈哈!

來源:知乎 作者:塵二二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