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當前位置: 番茄故事會 明明如月 第12章

《明明如月》第12章

「昨夜,你……」單瑾耳根泛著微紅,神色遲疑地開口。

宋錚打斷他的話:「昨夜明月陪我烤火聊天,我們聊得太過投機,一不小心就到天亮了。」

單瑾的眉頭蹙緊,垂落在身側的手指蜷曲起來,一瞬不瞬地看我,聲音暗沉:「真是如此?」

我還沒回答,就見晨光中,一身淡粉的沈櫻快步走來,她粉面含春,語氣嬌嗔:「表哥,你怎麼起來了也不叫我一聲?」

說著,她輕輕活動了下自己的脖子。

我清晰地看到,她脖子上那一顆深紫色的印記。

21

我腦子「嗡」地狠狠蕩了一下。

那個印記我再清楚不過,因為我現在胸口、手臂、被遮掩住的脖子上,也有許多。

單瑾避開沈櫻,大力鉗住我的手臂,黑眸里燃著怒火:「你昨晚,真的跟宋錚烤了一夜的火?」

沈櫻嘟囔著:「我后半夜進你帳篷的時候,的確是見他們兩個坐在火邊的呀。」

后半夜,進帳篷……

我都忍不住笑了。

病秧子體力還真是好,居然無縫銜接。

我深吸一口氣,堆起一臉的笑迎上他的眼睛:「是,不可以嗎?」

單瑾退后了一步,然后劇烈地咳嗽起來,整個上身弓著,像是肚子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一樣。

沈櫻關切地上前,又是拍背又是撫胸口。

單瑾臉色慘白,失魂落魄,任由她上下其手。

我睡了整整一天,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。

營帳內燭火黯淡,沈櫻坐在床邊,修長的手正在剝橘子。

見我醒來,她將剝好的橘子遞給我:「嬤嬤說你睡了一整天,表哥讓我來看看。」

「說來咱們也是有緣,其實我以前不叫沈櫻,叫挽月,小時候,表哥都叫我月兒……」

ADVERTISEMENT

沈櫻笑容燦爛,「明月挽月,聽著很像一對姐妹。」

我狠狠地抖了下。

昨夜情動之時,單瑾的確叫過幾聲月兒。

我坐起來,推開沈櫻執著遞給我的橘子:「不用在我面前演戲,放心,我不會跟你搶。」

沈櫻的笑容收了,目光寸寸在我臉上打量,然后森森笑了笑:「你也搶不走,不過我是個大度的人,如果你真的要表哥負責,我可以讓他娶你當個貴妾。」

我冷笑一聲:「趕緊滾,不然我就要跟你爭爭看,誰是妻誰是妾。」

沈櫻走了。

我繃緊的身體慢慢放松。

細密的痛在五臟六腑里亂竄。

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咋的?

借個種而已,你還當真了?

從小經歷的種種,難道還不足以讓你對男人死心?

可我到底還是希望單瑾是跟其他人不一樣的,所以我偷偷問了嬤嬤和婢女,得知沈櫻一開始的確叫挽月。

后來說是名字沒取好,所以體弱,才請大師批的櫻字。

而根據單大告訴我的時間,的確是我前腳剛走,她后腳就進去了。

多可笑。

我宋明月活了十八年,竟給旁人當了替身。

冬獵結束后,一個消息在侯府漸漸傳開:單瑾要跟沈櫻成婚了。

22

侯府對奴才們約束得嚴,這個消息卻沒被打壓,這本身就說明它具有一定的真實度。

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,天氣越發寒冷,年的腳步越來越近,府內府外,除了白雪就是喜慶的紅色。

這一日我帶著嬤嬤出門,剛走出侯府的小門,迎面就撞上了單瑾。

又是個雪天,他的狐裘上還蓄著未來得及消散的雪花。

我對他點點頭算是招呼,然后朝著馬車邊笑容燦爛對我揮手不止的宋錚走去。

只是才走兩步,手腕就被單瑾一把握住。

他低低咳嗽著,語氣壓抑:「我說過,他并非良人。」

我抬眼看他,目光逼迫:「他不是,那你是嗎?你都要跟沈小姐成婚了,也沒資格來管我吧……」

單瑾的眼里暗流涌動。

這一刻,我仿佛讀到了無盡的痛苦和掙扎。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他劇烈地咳嗽,白玉一樣的臉漲成了豬肝色。

我等著他一句解釋,一句否定,可他只是長久地沉默。

我深吸一口氣,一根一根掰開他的手指,對他規規矩矩行了個禮:「單世子,那我先去了。」

我一下臺階宋錚就迎上來,從懷里拿出個暖爐塞給我:「快拿著,京都比你們文縣要冷得多,別涼著了。」

宋錚知道我愛吃,帶我去了京都口味最好的千味閣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