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當前位置: 番茄故事會 明明如月 第7章

《明明如月》第7章

「什麼都可以嗎?」

陛下點了點頭。

我趴下磕頭:「那請陛下賞我一個結實可靠的男人。」

噗……

陛下笑場了。

從慶貴妃宮里出來下雨了。

小桂子公公給了我一把超大的雨傘,說不用還。

我屁股痛,可心里美滋滋的,一邊哼著歌一邊撐著傘,出了宮門,就見單瑾一身霜色衣服,靜靜站在馬車邊。

細雨蒙蒙,他的頭發上濡了一層淡淡的水汽,就連密密的睫毛上,都像是墜著一層露水。

他的唇角微微揚起,目光穿過宮門的眾多侍衛,落在我身上。

明明是清冷的,卻像是一把火星子撒在我的心口。

心跳得很快,讓我有點慌亂。

為了掩住這種莫名的感覺,我一瘸一拐地過去,怒道:「你個騙子,還說我沒事,我屁股開花了,還差點就給那頭肥豬做妾了。」

說著,我抬腳就朝著他的小腿踹了過去。我忘了單瑾有功夫在身,他輕巧一個側身,避到一邊。

我的力氣沒法卸,整個人往前栽。

眼看著就要摔個狗啃泥,我下意識地伸手一拽,恰好拽住了單瑾的衣袖,不過還是重心不穩,「噗通」一聲跪在地上。

丟人啊!

「噗……」

我好像聽到他輕輕地笑了下,可一抬眼迎上的卻是他淡淡涼涼的神情。

「你這是做什麼?」

我豁出去了,索性把手伸出來:「給你拜個早年,是不是該給我壓歲紅包?」

他微微一怔,黑黑的眼珠里浮出淺淺的笑,從腰間解下來一個玉佩遞給我,并且摸了摸我的頭:「乖,拿去吧。」

單大急急道:「世子,那可是……」

單瑾斜睨了他一眼,他立馬臊眉耷眼地閉上了嘴。

ADVERTISEMENT

我興奮得雙眼放光,捧著那玉佩左瞧右瞧,吞了下口水:「這個,值很多錢吧?」

賣了說不定能去翹楚閣找幾個壯漢生孩子……

單瑾像是猜透了我的心思:「可以把玩,不能賣。」

啊?

只能看看,那有什麼用!

我嘟嘟囔囔地上了馬車,還沒坐下就被單瑾一把拽到懷里,他還上手去掀我裙子。

13

我臉色緋紅,趕緊掙扎:「你別亂來,我不是一塊換不了錢的玉佩能買的!」

拿點真金白銀行不行?

他動作一僵,嗤笑一聲:「想多了,我只是看看你的傷。」

額……

有點尷尬。

他沒脫我褲子,只是隔著衣料用手輕輕按壓。

「痛不痛?」

「嘶……你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。」我沒好氣地回。

「這樣呢?」

「這樣好一點,你輕點輕點……」

我盼著快點回去,馬車這時候卻降速了,而且單大還在外面用超大的嗓門跟馬車夫聊天,聊的全是廢話。

搞什麼鬼嘛。

下馬車的時候,單大看了幾眼我蹭得有點亂的頭發,奇奇怪怪地笑了笑。

這笑,怎麼那麼像村里的媒婆呢。

我餓得很,快步進府,腳剛跨過門檻,就聽得一聲嬌軟的呼喚:「表哥……」

循聲看去,是一個穿著櫻草色衣裙的少女,她五官精致膚色白皙身形纖瘦,撐著一把杏色的油紙傘,就像是畫里走出來的人物。

她一雙杏仁眼直勾勾地看著單瑾,抬腳跨過門檻的時候,不小心絆了一下。

整個人往前撲過去。

與我摔跪的狼狽不同,單瑾這一次穩穩地伸手接住了她,并且柔聲問:「你何時回的?身體不好就多休息,不要亂跑。」

他們并肩站著,共撐一把雨傘,看上去可真是登對。

單瑾沒空管我,我埋頭回了院子,呼啦啦吃著雞湯面。

都已經吃完了,嬤嬤匆匆而來,說廚子忘記在面里加鹽。

是嗎?

可能是太餓了吧,我沒吃出來。

吃飽后,我坐在回廊下消食,回想起之前單大送我回院子的路上,說今日陛下之所以出現那麼及時,是單瑾去請了皇后娘娘幫忙。

還有,單瑾的表妹沈櫻自小父母雙亡,寄養在侯府,與單瑾一起長大,因為身體不好,一年有大半的時間是住在廟里的。

兩個病秧子攪在一起,不怕以后生出一窩病秧子嗎?

我正這麼想著,嬌柔的咳嗽聲響起。

沈櫻來了。

她笑得大方親切,拉著我的手:「妹妹,真的要多謝你,要不是你,這次陷入困境的就是我。」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