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千蘊》第5章

11

春日宴上,這是我入宮半年來第一次與宋南梔見面。

她坐在蕭承奕的身邊,傲氣十足地看著我。

我入宮后沒有晉升,宋南梔是知道的。

而她的夫君蕭承奕打了勝仗,我也是知道的。

宋南梔捂著嘴沖我笑:「姐姐是不是走地方了?這里是春日宴,像你這種六品嬪妃,是沒有資格來參加的。」

我沒理她,徑直朝著皇后的方向走去。

我在皇后身邊落座的那一瞬間,宋南梔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。

她蹙起眉頭,滿臉的不解。

整場春日宴我都玩得非常開心,吃到了鮮少見到的荔枝,欣賞了景國第一舞姬跳的驚鴻舞。

只是被皇后哄著喝了幾杯梅花釀,頭有些發暈。

「娘娘,臣妾不勝酒力,能否先行告退?」

皇后看著我這暈乎乎的模樣,笑道:

「宋貴人先回寢宮歇息吧,瞧你這模樣,還真是一杯就倒。」

就在我被宮女玉環扶著離開春日宴的同時,宋南梔也離場了。

「宋千蘊。」在距離春日宴不遠處的長廊內,宋南梔將我攔下。

她拿出一副高姿態看我:「你居然活著,還巴結上了皇后,我真是意外。」

見到宋南梔,我酒算是醒了七八分,不用玉環扶著也能站穩了。

「玉環,我同她說幾句話,你去一旁等我。」

將玉環支走后,我直接同宋南梔攤牌。

「你重生了?對嗎?」

宋南梔驚了:「你是如何知道的?」

我輕聲一笑:「因為我也重生了。」

「只是我有一件事想不清楚,皇后這樣好的人,你前世為什麼會被她算計,慘死冷宮?」

宋南梔冷笑一聲:「你現在和皇后關系好,但我前世死在皇后手上,所以你還是害怕皇后的對嗎?你想從我這里套話,我憑什麼告訴你?」

「我可以和你交換一個秘密。」

宋南梔挑眉:「什麼秘密?」

我湊到她耳邊輕聲:「我告訴你啊,蕭承奕就是個蠢貨,前世行軍能無一敗績,全靠我在帳中坐鎮,給他當軍師。」

宋南梔怒了,她伸手就來扯我的頭花:

「宋千蘊你在胡說些什麼?」

「我知道你嫉妒我這一世能嫁給蕭承奕,但你沒必要編造出這種謊言?你一個從未上過戰場的小女子,去當軍師?開什麼玩笑。」

我任由著她撒野,沒有反抗。

因為我看見,皇后正在朝著我們走來。

皇后身邊的宮女一把將宋南梔推開:

「哪里來的野丫頭,后宮嬪妃還輪不到你來教訓。」

宋南梔正欲發怒,卻看見身后的人是皇后,臉被怒意憋得發紅,卻不敢說些什麼。

皇后瞥她一眼:「宋貴人是本宮的人,你對宋貴人有什麼不滿,可以跟本宮說。」

可能是上輩子是死在皇后的手上,宋南梔有些害怕。

支支吾吾地沒說兩句,就跟皇后告退了。

皇后輕嗤一聲:「你這個妹妹,和你還真是一點不像。」

是啊,宋南梔是被寵大的,我和她自然不像。

12

首戰失敗,北羌和安、梧兩國這次索性不裝了,三國一起對景國發起了進攻。

蕭承奕首戰打得不錯,皇上和前世一樣派了他去和北羌打。

而宋南梔也和我前世一樣,請命了隨軍而行。

前世我隨軍而行是去指揮作戰,她去?不知道是去干些什麼。

景國大軍出征后,我守在皇后身邊日日陪伴,生怕錯過一點關于前方戰報的消息。

這日,皇后的臉色不太好。

我剛進鳳儀宮心就顫了一下:「娘娘,可是前方戰事來報了?」

皇后嘆了一口氣:「蕭承奕帶的八千精兵,被北羌殺了一半,風靈城丟了!」

我沉吸了一口氣,前世就是從風靈城開始,蕭承奕連丟了三座城池。

他實在扛不住后,才開始聽信我的計謀。

而后我帶著他殺了回去,不僅奪回了丟掉的三座城池,還一連拿下北羌數城。

那一年北羌大敗,蕭承奕風光回國,我沒吭一聲,把功勞全都讓他領了去。

他次年再次領兵,攻打西域,卻被西域奉上的兩位異域美人迷得神魂顛倒,險些叛國。

是我以命相抵,才將他懸崖勒馬,拿下西域。

也是在那里,我得知了「情動香」和「無情香」這兩種東西,并學會了它們的調制方法。

從那之后,蕭承奕再無敗績,戰功甚至比鎮國將軍沈靖川還高一等。

但今朝,我無法想象蕭承奕會丟掉多少座城池。

前世北羌人攻占城池后屠城的慘象還歷歷在目,老人小孩無一不被幸免,北羌人邊殺邊笑,說我們景國人的血涌出來可真好看。

想到這我額間已經沁出一層細細的汗,眼睫止不住地顫抖。

皇后拿起手帕往我的額上擦:

「千蘊,你怎麼了?身子不舒服嗎?」

我握住皇后的手:「娘娘,你可知蕭承奕這戰敗了的后果是什麼?」

皇后想了想:「景國丟失西南部分的城池。」

「不止!」

我拿出一紙一墨,給皇后畫出三將出征的路線圖。

「娘娘你看明白了嗎?蕭承奕一旦敗了,北羌人就會在沈將軍的身后進行圍攻。

「前安國后北羌,沈將軍的軍隊被夾在中間,就算是有三頭六臂,也難以打贏這場混戰。

「娘娘你也知道蕭承奕就是個草包,除非上天乞憐他,他贏不了的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