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千蘊》第4章

「放肆!前朝之事還輪不到你淑貴妃來議論!」

貴妃宮的門被推開,皇后鳳儀威嚴。

淑貴妃斜她一眼,絲毫沒有準備起身給皇后行禮的意思。

「宋貴人面子還真是大,我這才不過把你請到宮里做了半個時辰的客,皇后娘娘就找上門來了。」

皇后示意宮女將跪伏在地的我扶了起來。

「不知道宋貴人是哪里得罪了淑貴妃,惹得淑貴妃要做出這種毀人容貌的惡毒事?」

暗中爭寵這事,自然不會拿到臺面上來說。

淑貴妃冷笑一聲,看向我:「宋貴人偷了我一只金釵,我正派人去她宮中尋呢,皇后是連偷東西的賊都要護下嗎?」

皇后抬手,示意一旁的宮女把東西拿給貴妃。

「妹妹掉的,可是這只金釵?

「瞧你這記性,上次你來本宮宮中做客,落在本宮那兒了。」

淑貴妃接過宮女手中的金釵,眼中閃過一絲狠意。

她拿著那只金釵就朝著皇后撲了過去:

「沈容華,你和宋千蘊一起聯手整我?

「今日我要不給你點顏色看看,你當真以為我忌憚你?」

「夠了!」

就在我沖上去擋在皇后面前時,在殿門口站了許久的皇上快步走了進來。

「淑貴妃,看來是朕近日對你過于放縱了。」

壓迫感頓生,皇上的語氣冰冷得沒有一絲溫度。

「從今日起,剝奪淑貴妃協理六宮之權,淑貴妃手中的賬本交回給皇后。」

被我和皇后擺了一道的淑貴妃就那樣直愣愣地站在原地,直至皇上都走遠了還沒回過神來。

被剝奪了協理六宮之權,她這次算是徹底失寵了。

09

我和皇后一同回了鳳儀宮,太醫在幫我處理傷勢,皇后關上門就開始查淑貴妃的賬。

太醫走后,我走到皇后身邊。

「娘娘爭寵,給淑貴妃下套,難道是為了從淑貴妃那拿回賬本?」

皇后合上賬本,看向我:

「不然你以為本宮爭寵只是為了和皇上的那點夫妻情誼?

「從本宮坐上這鳳位時,就早已明白皇上不只是我一人的夫君,本宮也不只是皇上的妻子,還是這一國之后。

「本宮可以容忍宮中的妃子受寵,但本宮絕不能容忍有人禍國殃民。」

我深吸了一口氣,慶幸自己沒有完全相信宋南梔家書里寫的內容。

皇后如此深明大義的一個人,我實在是不明白上輩子宋南梔是如何會死在皇后的算計之下的?

皇后接著道:「正如淑貴妃所言,本宮的大哥鎮國將軍沈靖川,也告訴本宮此次邊境之戰并不簡單。

「此次不僅是北羌對我們景國發起了進攻,他們還聯合了安國、梧國一起,此番戰役,不是大獲全勝,就是國破家亡。」

皇后眉頭緊蹙:「前方戰事吃緊,糧草是最要緊的,自從淑貴妃掌管部分宮務后,宮中的吃穿用度就越發的奢靡,所以現在本宮要查淑貴妃的賬,把她從前吞進去的金銀,一點一點地摳出來。」

皇后又翻開賬本,隨后像是想起了些什麼:

「對了,你可知你胞妹的夫君,蕭家世子蕭承奕已主動請兵跟隨鎮國將軍一同出征。」

我略微震驚:「同鎮國將軍一同出征?」

前世蕭承奕在我的堅持下,主動請兵,但怕別人看出他是個蠢貨,所以我們跟隨的并不是鎮國將軍。

前世也并沒有出現皇后口中所說的北羌聯合安國、梧國的情況。

所以這一世,我和宋南梔人生軌跡互換后,其他事件也發生了變化?

10

皇后日日翻賬本,我就在她身旁為她沏茶。

這賬本越翻越氣,皇后茶杯都扔壞了好幾個。

我拿著帕子細細給皇后擦手:「娘娘別氣,幸好淑貴妃娘家有錢,能補上,能補上。」

賬本最終沒有被送到皇上面前,淑貴妃把錢全都補上了。

只是她的頭上,如今只剩下了一根釵子。

這些銀子皇后都偷偷放在鳳儀宮內,我問她為何不充進國庫。

皇后說:「千蘊,這個世界上,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。

「此次戰役長久,等皇上無力支撐戰事所需的糧草時,我就是大哥的后盾。」

……

這場戰一共打了三月有余,直至傳來首戰告婕,皇后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。

我向皇后打聽著關于蕭承奕的細節,皇后猛拍了一下桌子。

「說起你那個妹夫我就來氣,我大哥說他就是個草包蠢貨,除了硬沖什麼兵法都不會,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請兵,這次若不是我大哥在,他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。」

看來蕭承奕,依舊和前世一樣,發揮穩定。

「對了千蘊,首戰大捷,皇上下旨于三日后舉辦春日宴,你陪著本宮一同去,正好也可以見見你妹妹。」

我有些受寵若驚,春日宴的消息我早在昨日就聽說了。

只是我位分不夠,又怕皇后為難就沒有開口。

「這種場合,臣妾怕是位分不夠吧?」

皇后端起小廚房做的雞湯放到我面前:「怕什麼?有本宮護著你,誰敢說你一個字?」

我忽覺鼻酸,眼尾倏然落下一滴淚。

原來這就是被人惦記的感覺,如果皇后是我的姊妹該多好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