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千蘊》第1章

前世妹妹搶下圣旨進宮為妃,卻不善宮斗,遭皇后算計慘死冷宮。

而我嫁與紈绔世子,他成婚后帶兵出征,僅三年就立下赫赫戰功,權傾朝野。

妹妹死后拉著我一起重生了,這次她主動把進宮的機會讓給我。

「姐姐從沒和我爭過,這次我想讓姐姐進宮享福,紈绔世子我來嫁。」

她不知道,世子就是個蠢貨。

前世行軍能無一敗績,全靠我坐鎮帳中,玩轉孫子兵法。

01

「宮里來了圣旨,讓我們宋家選一個女兒進宮。」

「宋家與蕭家也有婚約,一人進了宮,另一人就得與蕭家世子成婚。」

爹爹坐在高堂之上,看向我和宋南梔。

「你們倆,誰想進宮為妃?」

世人都知,蕭家世子蕭承奕是京城里出了名的風流紈绔,胸無大志,小妾成群,一日不去那春風樓都不行。

而入宮為妃,若是能得到皇上的盛寵,那可是數不盡的榮華富貴。

前世,妹妹宋南梔就搶在我前頭,說她美貌勝我一籌,進宮定能獲得皇上的盛寵,還給爹爹承諾,此后定會帶著宋家步步高升。

爹爹被她哄得高興,問都沒過問我,直接把入宮的名分給了她。

這一次宋南梔依舊搶在我前頭開口,但說的卻是:

「姐姐從沒和我爭過,這次我想讓姐姐進宮享福,紈绔世子我來嫁。」

這話一出,我眼睫輕顫一下,便知道宋南梔也重生了。

高堂上的爹爹卻突然沒了笑容:「南梔,人生大事,不可兒戲。」

他接著又看向我:「千蘊,你說呢?你想進宮還是嫁給蕭承奕?」

這一刻我忽然懂了,爹爹看似在讓我們選,其實他心中早就有了標準答案。

他知道以宋南梔的性格一定會選擇進宮,只要宋南梔一開口,他就會答應。

而我的選擇,一點都不重要。

但可惜他不知道,宋南梔重生了,我也重生了。

我知道宋南梔這次鐵定不會再選進宮,那不妨裝一裝,順著爹爹的意思選還能給他留個好印象。

我故意對著宋南梔揚唇笑道:「妹妹,你別胡鬧了,你膚白貌美自然是該進宮享福的,被蕭世子冷落的苦日子你是過不慣的。」

宋南梔狠狠瞪我一眼:「宋千蘊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,宮中險惡我不一定能斗得過那些妃嬪,而嫁給蕭世子,我就是他唯一的正妻,他雖然現在品行不端,但他會成長的,我相信他。」

要不說宋南梔前世怎麼會死于宮斗呢?連這點秘密都瞞不住。

我內心冷笑,卻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看向爹爹:

「爹爹,你勸勸南梔啊,蕭世子那個玩世不恭的樣子,以后怎麼可能會保護得好妹妹?」

宋南梔像是生怕我要和她搶,直接沖上去抱住爹爹撒嬌:

「爹爹~我就要嫁給蕭承奕,我相信他和我成婚后會改變的~

「我向你保證,蕭承奕一定會在三年內立下赫赫戰功,成為權傾朝野的大將軍。」

爹爹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,但還是拗不過她,答應了。

我站在正廳內,努力壓抑住自己想瘋狂上揚的嘴角。

宋南梔只知道自己上輩子不善宮斗,遭皇后算計慘死冷宮,而我嫁的蕭承奕,僅三年就立下赫赫戰功,權傾朝野。

卻不知道,蕭承奕就是個蠢貨。

前世行軍之所以能無一敗績,全靠我坐鎮帳中,玩轉孫子兵法。

02

我進宮那日,也是宋南梔嫁給蕭承奕的日子。

府里都在忙著宋南梔的婚事,只有我的貼身丫鬟玉環陪著我在等宮里的馬車。

宮里的馬車和蕭承奕的迎親隊伍幾乎是同時到達。

我正準備上車時,被宋南梔叫住了。

「姐姐,這一別恐怕再難相見,我想和你再說幾句體己話。」

我回過頭來,看著一身鳳冠霞帔的宋南梔,走了過去。

宋南梔湊到我的耳邊,低聲:「姐姐,皇后最喜桃花,你明日給她請安時頭上戴朵桃花,定能從眾人中脫穎而出。」

宋南梔未掀蓋頭,我卻能感受到她嘴角在上揚。

前世,宋南梔犯下的第一個錯就是給桃花過敏的皇后送了一盒桃花酥。

而善于算計的皇后,明知自己桃花過敏,卻依舊將宋南梔送來的桃花酥吃下了。

當晚,皇后過敏嚴重,直接驚動了在宋南梔寢宮留宿的皇上。

皇后這一招,直接讓宋南梔失寵了數月。

重活一世,宋南梔不提醒我也就罷了,她還放出假消息想要陷害我,果真是個蛇蝎心腸的女人。

我不動聲色地笑了笑,假意信了她的話:「謝謝妹妹,我定會好好記著的。」

宋南梔抬手抱了抱我,做出一副戀戀不舍的模樣:

「姐姐,我很期待我們再見面的那一天。」

我知道宋南梔在期待什麼,她在期待我慘死冷宮那天。

我揚唇一笑:「妹妹,我也很期待那一天。」

你再次慘死的那一天。

……

寒暄完后,我們分別上了馬車和花轎。

迎娶宋南梔的花轎往左,十里紅妝,敲鑼打鼓,熱鬧十足。

而我進宮的馬車往右,冷冷清清,只有玉環一人為我高興。

03

前世宋南梔經常寫家書寄回家,而書中的大多數內容都是關于后宮妃嬪的壞話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