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復仇之執掌後宮》第5章

「生產之前,不必再見朕了。」

隨后,沈景之寬厚有力的大手牽著我,離開了長樂宮。

我悄然回首,看到貴妃臉上各種變幻的神情。

妒意,悔恨,惱怒,怨懟,背叛,失落,傷心,仇恨……

天天吃一樣的山珍海味,就算再愛,也會膩。

倒不如尋常清粥,既暖胃又舒服。

面對坐擁天下的君王,我自有我的道。

我緊緊依偎在他的懷里,像是一朵經受暴雨摧殘的小花,嬌柔可憐的聲音傳來:

「皇上,臣妾自小孤苦無依,如今擁有的一切,都是陛下給的。

「臣妾永遠記得,您才是妾身的畢生仰仗。」

看我臉上的淚水和巴掌印,他握緊我的手,不禁又多了幾分力氣。

世間任何一個男人,都想得到萬千女子的傾慕。

在他心中,我是個弱女子。

他給我富貴榮華,是我的英雄。

可就算真是英雄,寵妃如此驕縱跋扈,不還是因為他冷眼旁觀?

漫天的雪花洋洋灑灑,我輕輕拂去皇上大氅上的雪花,鉆進他火熱的懷里。

他不殺伯仁,伯仁卻因他而死。

害我阿止的人,一個都逃不掉啊。

21

貴妃這胎生得不順暢。

孕期不注意吃食,導致她的胎兒過大,接生嬤嬤在里面忙得腳不停歇。

我和皇上太后皇后等眾人站在殿外,焦急等待。

自從貴妃被禁了足,她倒是老實了不少。

可我知道,她絕對不會這麼乖順。

看著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,皇上眉頭緊皺,握緊我的手。

我柔聲勸慰她,貴妃吉人自有天相,定能化險為夷。

然后跪在大殿外,為她誦讀經文。

看我如此關心貴妃,沈景之看我的眼里多了幾絲憐惜。

在他心中,貴妃如此苛待我,我卻如此大度為她祈福,是我心善。

他不知道,貴妃真實的脈案,我日日都看。

我知道她這胎無礙,只是要多些苦頭罷了。

畢竟,這胎生下來,往后才更有意思呢。

片刻后,殿內果然傳來幾聲嬰兒啼哭的聲音。

沈景之大喜,得知是龍鳳胎后,更是激動萬分。

畢竟現在宮里只有三位公主,這還是他唯一的皇子。

貴妃勞累過度,此刻早已昏睡過去。

旁邊一個嬤嬤趁所有人不備,悄悄遞給我一個眼神,我瞬間會意。

徐月嬌,今日之后你還想要恩寵?

怕是再也不能了。

22

皇上面色陰郁地來到皇后宮里時,我正和皇后云嬪等人下棋。

聽說他剛剛和貴妃起了爭執,第一次他沒有安慰貴妃,直接出了鳳棲宮。

看我們其樂融融,他陰陽怪氣:

「朕找了柔妃許久,柔妃可真是找了個好地方,來躲著朕!」

聽罷,我們幾人笑作一團。

我趕緊上前,柔聲細語請他入座。

幾場棋局下來,他臉上的不快瞬間一掃而光。

今日的皇后明艷端莊,仿若仙子,他故意讓了皇后幾步棋。

而且下棋時,目光時不時瞟向皇后。

我捂嘴輕笑,靜默不語。

宮里早點上了安息香,我對云嬪使了使眼色。

下一秒,云嬪突然身體不適,我自告奮勇送她回去。

當晚,就傳來皇上宿在皇后宮中的消息。

23

開春后,朝堂中突然傳來立太子的各種折子。

其中,尤其以丞相一派的聲音最為響亮。

皇后不過是讓她的父親放了些話,丞相一派便這般等不及了。

自己的女兒已經位及貴妃,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?

不過也是,外孫若成了皇太子,他丞相府豈不是更加尊貴無比?

皇上來時,我正為他縫制寢衣。

他從背后抱住我,好聞的龍涎香混著重重的酒氣。

隨即,他嘆了口氣:

「愛妃,朕老了嗎?」

最后一針線落下,袖口上是一朵好看的云。

愛阿止成了習慣,繡朵白云也成了習慣。

繡好之后,才發覺這是皇上的寢衣。

我扔下寢衣,轉身抱向他:

「哪個昏頭臣子敢說皇上老?那就拔光他的胡子!

「皇上正當壯年,小皇子才剛剛滿月,立什麼勞什子太子!

「皇上,臣妾自知后宮不得干政。可皇上不過二十七八的年歲,立太子之說,只怕是有心之人的一場布局啊。」

聽罷我的話,我清楚看到。

他剛才還微醺的眼神,現在陡然清明得可怕。

猜疑就像是一粒種子,一旦被投入心底,很快生根發芽。

24

見他滿臉陰沉,我趕緊跪下,說自己失言求他降罪。

可我知道,我的寥寥幾語,正好和他的擔心不謀而合。

涉及到皇權,就算是親父子,也有刀劍相見的可能。

更何況……

他一把扶起我,聲音沒了醉意:

「愛妃何罪之有?朕還得感念愛妃提醒。如今想來,這朝堂之上異心者,怕是只會多,不會少。

「朕先去勤政殿,晚上再來陪你。」

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我眼神中露出一絲陰狠。

隨后,我喚來自己的心腹,悄悄對她耳語幾句。

25

丞相麾下的臣子再一次請皇上立太子時,皇上怒了。

聽說當著眾臣的面,沈景之發了好大的火,直接拂袖而去。

聽罷,我接過小廚房的食盒,直奔勤政殿。

在殿外等了許久,沈景之才宣我進去。

看著滿地的茶盞碎片,我放下手中的桂圓粟米粥,為他按摩頭上的穴位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