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拾個短篇 古代言情 傀儡妃 第5章

《傀儡妃》第5章

「王爺,王爺,我沒瘋,您說話啊,求您為我說一句公道話!」

攝政王連連后退幾步,看向太后的目光驚恐中帶著嫌惡,「本王只是被太后邀來,說是有事商議而已。皇上的家事,本王不便干涉,告辭了。」

「王爺!」

凄厲的叫聲劃破夜空,太后抓在手中的衣擺被攝政王強行抽出。

太后的手依舊胡亂抓向虛空,好像企圖抓住她摯愛的榮華富貴。

攝政王,放棄了她。

皇帝的面色陰沉如水,怨毒異常,掃視著在場的眾多宮人侍衛,呼吸卻越來越急促。

在攝政王擦身而過的一瞬間,年輕的皇帝從懷中猛然抽出一把尖利小巧的匕首,大吼一聲,刺向攝政王。

攝政王不躲不避,只是饒有興致地挑眉看向皇帝。

皇帝的刀尖抵在攝政王的胸口,卻無法刺進半分。

攝政王勾起唇角一笑,隨即飛起一腳正中皇帝心口。一口鮮血自皇帝口中涌出。

「皇上似乎身體不適,本王明日會送家中嫡女入宮伺疾,希望皇上好好待她,早日讓小女生下皇子。」

攝政王掩好貼身的金絲軟甲,大笑著離去。

他算盤打得真好呀,是想換個聽話的傀儡了嗎?

這等和太后一樣的殘暴之人想長久主宰天下,我可不準。

皇帝的臉色蒼白異常,被抬走之前卻還是咬著牙,冷冷地看了太后一眼。

「來人,太后瘋魔,今天開始,封閉壽安宮,只留一個宮女伺候,其他人一律不得進出。」

太后埋首伏于地上,不住地嗚咽。

她知道,今日眾目睽睽之下撕破了臉,她和皇帝的母子情分,盡了。

她的太后也做不久了。

她再也沒指望了,絕望如同一個深淵,把她吞噬殆盡。

7

皇帝陰沉著臉,大步離去。

皇后卻饒有興致地蹲在了太后面前,纖纖玉手滿不在意地把玩那枚流光溢彩的鳳印,上下搖晃。

太后的目光癡迷地跟隨著鳳印,卻被皇后突然收入了懷中。

「母后,承蒙母后多年教導,臣妾日后,定好好孝順母后。」

皇后優雅地起身離去,華麗的裙角閃著細密的光彩,照亮前路。

……

鳳儀宮。

皇后立在窗前,目光澄澈柔和地看向我。

「月和,多謝你了。皇上太后到底是多年的母子情分,若不是你為我傳遞消息,她遲早有一天會翻身的。」

她說完,又皺起了眉,嘆了口氣,「可惜,皇上有勇無謀,太過沖動,恐怕她這個皇帝,本宮這個皇后也做不久了。」

「罷了,本宮在位一日,便要盡一日皇后責任。倒是你,為什麼要幫我?」

我抬頭看向月亮,「娘娘可還記得,兩年前,那個無辜被太后割去眼耳鼻舌的傀儡師?您雖無力阻攔,卻偷偷讓人幫她收尸,骨灰送還家人。免她的尸體被野狗啃食。」

皇后眼神恍惚了一下,隨即驚訝地掩住口,「你,你是!」

我笑了笑,「娘娘,我有仇必報,有恩也是必報的。過幾天就是中秋佳節了,這個中秋,定會精彩。」

8

太后的精神,越發差了。

她每日里都昏昏沉沉,嗓子再說不出一句話來,肢體異常僵硬,只能直挺挺地躺在床上。

偏偏面容卻異常妖冶,半個月前描畫的妝容還完好無缺地留在臉上,整個身體只有眼珠可以稍微轉動,像極了一具木雕美人偶。

我坐在床邊,滿意地撫摸她的身體。

傀儡制成了。

現在的她,需要傀儡師的操控,才可以行動。

我撫上她精致的眉眼,她的眼中,流露出巨大的驚恐。

「曾經有個世上最出色的傀儡師,只因容貌與你有三分相似,便被你割去了五官,活活疼死。」

「你怕是都忘了吧,對你來說只是死了一個卑微賤民,可她是這個世上我唯一的阿娘呀!」

「既然我阿娘為你表演傀儡戲你不愿意看,那麼,你就來做我的傀儡吧。」

我咬破手指,把血點在她的眉心。

鮮血消失,契約結成。

從此,她的情緒我都能感知,她也將只能聽命于我。

太后的眼中,浮現出一絲哀求。

我低低地笑了,果然,保留神智的活人傀儡才是極品。

……

中秋這天,造辦處的陳姑姑親手為我捧來一件華美精致的宮裝,顏色鮮紅如血,好像無數慘死的宮人繡娘。

我把太后立在殿中,掏出細得幾乎看不見的絲線和繡花針,縫進太后全身各處關節。

阿瑾不知道從哪溜了進來,低著頭看了一會,便來幫我一起縫。

她的眼里是掩蓋不住的快意。

縫口用的是秘法,幾乎不可見。

我從懷里掏出艷紅的口脂,為她仔細涂抹于唇間。

曾經被太后賜給太監對食的梳頭宮女小梨也來了,面無表情的為她挽了一個華美的發髻。

我朝阿瑾小梨揮了揮手,接著手指微動,便操控著太后儀態萬千地向外走去。

皇后給的腰牌,果然好用。

9

宮里的中秋夜宴很是盛大。

滿朝文武,皇室宗親齊聚一堂。

耳熱酒酣之際,四周的燈火忽然暗了下來,巨大的玉屏風后面,忽然舞出了一個艷紅的身影。

水袖婉轉,舞步妖嬈。

身體靈活柔軟得不似常人,卻無端透出一股子說不出的詭異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