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拾個短篇 古代言情 傀儡妃 第3章

《傀儡妃》第3章

眼角的細密紋路,身體上的黑痣汗毛,都消失不見。

傀儡皮要成了,這副身體,真是個做傀儡的好料子。

泡得口干舌燥之際,我適時地捧上一杯香氣四溢的玫瑰花露,看著太后慢慢飲下。

太后身段在日復一日的炮制下,如二八少女般嬌軟迷人,攝政王也來得越發勤了。

興之所至,白日宣淫,十分放肆。

皇帝的臉色,越來越陰沉。

……

終于,在一次晨起問安中,這對感情深厚的母子,爆發了第一次爭吵。

滿宮嬪妃們都衣著樸素,不戴釵環地跪在地上,不敢發出一絲聲響。

亦不敢看向皇帝,這種「請安」每日都會來上一遍,忍忍便過去了。若是皇帝為誰說情,那太后便不只是罰跪那麼簡單了。

滿宮皆知,皇帝寵愛誰,太后便要折磨誰。

她和皇帝的母子之情,最是容不得旁人離間。

皇后葉氏身姿挺拔地跪在首位,密密麻麻的紅豆鋪散在她的裙邊膝下。

太后倚靠在鳳座上,脖子上紅梅點點,捧著我遞上的玫瑰花露,滿意地欣賞皇后卑微順從又強自隱忍的姿態。

葉皇后名門貴女,卻被舞姬出身的婆婆用青樓調教妓女的法子整治磋磨。

只是這次,皇后卻被一向冷眼旁觀的皇帝輕輕扶起,圈在懷里,挑眉看向太后。

皇后年長皇帝三歲,一向不算得寵。

皇后一臉驚懼地看向皇帝。

太后陡然睜大了眼,跋扈慣了的她,隨即便想抓起茶碗砸出去,卻突然發現自己手指僵硬,手臂不受控制地僵硬異常。

她的嘴巴一張一合,卻發不出一絲聲音。

艷麗的唇角,還殘留幾滴玫瑰花露的水漬。

一陣人仰馬翻。

太醫摸著太后的脈搏,緊緊皺起眉頭,只能說些模棱兩可的話。

「娘娘這是太過操勞了,才會氣血不暢,出現這般情景,還請娘娘日后用心保養。」

皇帝攬著皇后的腰,站在床邊,神色晦暗不明。

「母后,看來您多年操勞后宮瑣事,太過辛苦了。皇后這兩年越發長進,不如這掌宮權,還是交還皇后吧。」

太后恢復了些許,臉色蒼白,聲音異常嘶啞,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是你親娘,你敢忤逆我不成!是不是這個賤人蠱惑了你!」

皇帝冷冷一笑,「母后啊,兒媳當家本就是正理。難道您是怕攪了好事,讓別人沒有舌根子可嚼是不是?」

說完攜著皇后,大步離去。

太后氣極,一把扯過離她最近的我,一巴掌扇在我的臉上。

破口大罵皇帝不孝。

罵吧,多罵些,罵累了再多喝點我親手調的香露。

傀儡都是不需要會說話的。

我跪伏在地上,低低開口,「皇上與太后血肉至親,定是有了什麼誤會,奴婢愿為太后打探。」

5

御花園錯落有致的偏僻假山處,皇后葉氏的聲音低低傳來。

「今天這個場面,不枉我費了一番功夫,讓皇上聽到那些不堪入耳的閑話。」

「太后行為不檢點,讓皇上沒臉,母子離心。娘娘這是自救,是救了滿宮里的奴婢們。」

「皇上那個人啊,性子最是涼薄。被攝政王壓制多年,狠毒了攝政王,太后卻還拿他當小孩子糊弄,真是愚蠢。」

「只是娘娘,皇上這次用娘娘做筏子敲打太后。過一陣子皇上氣消了,母子和好,那娘娘可就遭殃了。

我瞇起了眼睛,原來,這皇后竟不是一只小白兔。

真好。

我饒有興致地踱步走到她面前,看著皇后的臉色瞬間慘白,我低低開口,「娘娘,隔墻有耳,切莫貪一時口舌之快。還有,您初掌宮務,可著重查查造辦處的賬目。」

我的嘴角攜了一絲笑意,快步離去。

……

我端著一碗湯羹立在理政殿外,皇帝送了攝政王出來,攝政王竟拍了拍皇帝的肩膀,態度漫不經心,像是一個長輩對待自家小輩。

畢竟攝政王在外,是以皇父自居的。

皇帝轉身的瞬間,立刻變了臉色。

「囂張的東西,朕早晚要殺了他!敢侮辱朕的人,朕一個都不會放過!」

一旁的太監慌忙拉了拉皇帝,「皇上息怒,外頭風大,咱們回去吧。」

……

壽安宮內,一地名貴的瓷器碎片鋪在地上,太后猶不解氣的還想砸,多寶閣子上卻空無一物。

一旁桌子上,本該存放掌宮鳳印的盒子,空空如也。

不怪太后生氣,實在是因為一直被她壓制的皇后太過優秀。

初初掌宮就理清了繁雜的賬目,剔除了不必要的開支,省下的銀子施恩于宮人,很快就盡得人心。

更是查出了造辦處幾十萬兩的大虧空,借機處置了太后多年培植的羽翼。

前朝后宮大贊其賢德能干。

而皇帝,自那天以后,就再沒來過壽安宮請安。

宮中變了風向,就連太后宮里打碎了東西這樣的常見小事,都要請示過皇后才能補。

太后若是像以前那樣動輒打死奴婢,消息便會馬上傳到鳳儀宮,前朝皇后的娘家帶頭聲討。

此刻的太后一臉頹廢地坐在地上,眼睛里再無光彩。

失了讓她為所欲為的掌宮權,失了和她一條心的兒子,再不復春風得意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